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
  • 7614阅读
  • 11回复

[耽美]《夭爱》作者:WingYing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lucytokugawa
 

配偶:
发帖
2126
金币
18220
威望
6697
文采
2267
魅力
3436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3-03-02
— 本帖被 淡水 从 【短篇阅读区】会员发帖区 移动到本区(2013-08-05) —
夭爱 (上)  
  那一天,阿娘牵着男孩。男孩好开心,因为那是第一次,阿娘愿意碰男孩。男孩不敢握得太用力,怕把阿娘抓疼了。男孩发现,原来,阿娘的手,这麽柔软。
  
  男孩看着桌上的食物,吞了吞口水。第一次,看到这麽多食物,很香很香。男孩抬头,看着阿娘,阿娘没看男孩,只是叫他吃,说些…男孩不明白的话。男孩发现,原来,食物也可以是香的,也可以这麽好吃。
  
  阿娘带着男孩,到一个池子,让男孩泡在里头,很舒服。男孩发现,原来,水也可是温的。
  
  然後,阿娘让我穿上衣服,很漂亮,还有很好看的花纹。原来,衣服也可以这麽柔软。
  
  阿爹来了,还有很多族人。男孩的阿爹是很厉害的人,是族里的英雄。
  
  “族长,绝不能让歌多少爷当祭品,歌多少爷是月神之子,把这不祥子送去代替,那些妖魅是不会发现的。”
  
  阿爹看了男孩一眼,旁边站着的是阿兄。阿兄族里最漂亮的人,他是月神的孩子。阿兄走了过来,那是阿兄第一次,和男孩这麽靠近,男孩有些害怕。男孩怕,阿兄拿石头扔他。
  
  阿爹他们用绳子绑着男孩,很疼,可是男孩不敢说。男孩回头,想看看阿娘。阿娘没看着他,男孩叫着,阿娘还是没有看过来。
  
  阿娘抱着阿兄,笑了。笑得很好看,笑得很开心。
  
  男孩也傻傻地笑着,因为阿娘笑了,好漂亮。
  
  阿爹和族人,把男孩放在无人的林里,然後走了。阿爹是要我在这里等麽…?男孩想着,乖乖等着。夜里很冷,看不见月亮。男孩很怕,可是,阿爹要他在这里等。
  
  好冷……
  
  “抬起头来。”
  
  男孩看见,一个男人。不是……他的头发,是银色的。一个,比阿兄和阿娘,还要好看的人。他的声音,很温柔,如同族里的月神雕像般。
  
  “不──不对!”
  
  男人突地大吼。“你不是歌多!”男孩吓着了。
  
  “你为什麽在这里!!歌多呢──?!”男人疯狂吼着,风吹了起来,猛烈非常。他的双眼,是血红的,妖异邪魅。男孩知道,男人生气了。“那些人类,居然欺骗我──愚蠢的人类!!”
  
  男人瞪着男孩,冷冷笑着,方才的温柔,仅是短短一瞬。“哼──换了个如此丑陋的人来麽……真真恶心至极。”拽着男孩的发丝,如同看到脏物般。男孩很怕,眼泪落了下来,却换来男人无情的掌掴。没有留一分力,男孩跌在一旁,脸肿得老高,却不敢哭出声来。
  
  “歌多,歌多……”
  
  男人喃着。猛地抬头,“不行,来不及了,来不及了──”男人仰头望天,新月为之失色。“狡猾的人类……该死的人类!”
  
     ×          ×          ×
  
  一个瘦小的少年,赤裸地卷缩在阴暗的角落。身上,没有一片完好的肌肤,身下更是惨不忍睹。少年冷得发抖,只能更加缩紧了身子,突地,门敞开。少年猛地一颤,怯怯地看着步入的男人。
  
  没有温柔的爱抚,只是惩罚的占有。五年的岁月,残爆至极。“我得不到歌多,也不会放过你──!”不让少年昏迷,一次又一次,贯穿那瘦骨嶙峋的身子,少年的呼痛,换来的却是无尽的折磨。
  
  “我不会降下雨水的,我会让人类後悔,後悔送了个废物过来!”狠狠踩在少年的胸前,男人眼里尽是疯狂的笑意。“哼──愚蠢丑陋的弃子。”少年缓缓低下头,直到男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。
  
  没有任何光明的日子,如同曾经在地上的日子。同样黑暗,看不到一丝光明。只是,换了一个牢笼。没有族人们的耻笑,只有那冷声的辱骂。细细咬着那冷硬的果子,那是每天仅有的食物,送这些果子的,是一个女孩,有着一双兔儿的女孩。少年知道,女孩很讨厌自己,就像男人一样,深深地讨厌着自己。咬着酸涩的果子,少年还记得,当年自己第一次尝到肉沫的味道,那美好的滋味。
  
  看着盆子,水里的倒影。平凡的五官,面颊有些红肿,伸手摸了摸,有些刺痛。那是方才,自己碰了男人的衣袖,被狠狠掴的。很疼很疼……少年没有想别的,只是看到,男人的袖子脏了,想…替他擦一擦……只是,想替他擦一擦。
  
  好长一段时候,少年没有看到男人。一直到,那兔儿女孩狠狠地瞪着自己,拿起了石头,往自己身上扔。“都是你们这些人类!人类有什麽好?!还有那个什麽歌多,要不是当年主上救了他,要不是为了他,主上才不会违抗天命!”
  
  少年闪躲不及,头被喀除了血,女孩吼着:“都去死好了!恩将仇报!要不是因为劫难,主上才不愿碰你!都是你!害了主上!那个什麽歌多,主上就是为了他…为了他……”
  
  “现在好了,主上开了杀戒,为了那歌多!”女孩冷冷笑着,“有了歌多,主上不会要你的了,主上找到歌多了,不会再理你了!”少年呆呆听着,他不明白,却清楚的知道,最後那一句。
  
  『主上不会要你的了,主上找到歌多了,不会再理你了!』
  
     ×          ×          ×
  
  女孩不再来了。
  
  少年肚子饿了,就吃着干草,日子便是一日一日过。一直到那一天,门开了。少年猛地抬头,觜角不自觉地扬起。只是,对上的是男人生冷的银色眸子。那一天,少年离开了那石洞的小房。刺眼的阳光,少年身上仅披着陈旧的外裳。赤脚跟上,不知走了多久,双脚已经磨出了泡。
  
  抬头,对上的,永远只有背影。
  
  或许少年是愿意这样的,这样就看不到,那双满是厌恶的双眼。只要看着那背影,想着…那曾经温柔的声音。
  
  一个华丽的楼房前,少年不禁一愣。水榭楼台,这些他都不曾走近。
  
  “歌多……”
  
  男人轻声唤着,如此轻柔。少年顿了顿,原来,真的可以这麽温柔。抬眸,对上的是塌上,一个绝美的男子。少年微微一怔,男人步上前,在男子额上,轻轻落下一吻,如此珍惜。少年呆呆看着,看着这份,永远不可能属於自己的温柔。
  
  “歌多,你看看,谁来了?”
  
  男子缓缓睁开了眼,在瞧见少年之际,似乎一愣。“原来……你还活着。”男人轻笑着拦过男子细致的腰,道:“要是你不喜欢,我可以现在就让他便成死的。”少年颤了颤,头越发低下,心口隐隐发疼。
  
  『我可以现在就让他便成死的。』
  
  那一夜,少年站在外头,忍受着寒冷,听着帐内的呻吟。
  
  抬头,落下的,不知是雨还是泪。
  





夭爱 (中)1


  迷迷糊糊地,在地上卷缩睡着。忽而,少年被硬生生踢开,胸口一片青紫,颤抖着,看着男人一双银眸冷冷地瞅着自己。“去好好服侍歌多。”少年愣愣地,颊上又接了一掌。“要是歌多有什麽不顺心,你便是知晓。”男人带着怒气,却硬是发在少年身上。少年不敢闪躲,眼角酸涩。
  
  房里弥漫着异香,床上的男子,月白的肌肤上红缨遍布。见是少年步入,双眸睁大了些。少年怯怯地看着,缓缓挨近男子。“…阿…兄……”细声的呼唤,少年已经有多少时日,没说过一句完整的话,扯着破碎的嗓子,发出细碎的声音。
  
  “你──”男子难以置信地看着,而後嫌恶地别过眼。“滚……滚!!”男子冷声低吼,“怎麽!不祥子也来看我的笑话麽?!”如同罂粟般的笑靥在眼前绽放,“那个妖怪──我是谁?…是月神的子嗣,我是月神的子民!”男子低声呢喃,美眸擒着屈辱的泪水。
  
  少年呆愣看着,轻轻抿唇。
  
  看着盘子里精致的佳肴糕点,少年吞了吞口水,强忍着饥饿,小心翼翼地捧到男子跟前。站着许久,双手已经发麻,男子转头,顾盼生晖。织手一扬,少年手上的盘子洒落在地,少年一惊,脸颊已经刮开一道血红的口子。
  
  “肚子饿了是不是?”男子轻轻笑着,绝美妖异。
  
  少年看着,小小的头颅轻轻点着。“那好呵……把地上的东西都吃干净了。”少年一顿,抬眸,男子扬着残忍的微笑。阿兄……俯身,跪趴在地上,张口吃着。“……你──”男子眼神一狠,抬脚碾着地上的碎杂。
  
  “你吃啊!你吃啊!一点也别剩下!”按着少年的头颅,喀在地上,肆意羞辱。“我恨──我恨!明明躲开了,为什麽那个妖怪不要放过我!!”
  
     ×          ×          ×
  
  独自一个坐在湖畔,贪婪地看着水里的鱼儿。突兀的笑声,让少年顿了顿。转过头,对上不远处的那一对璧人。男人拥着怀中的人儿,神情是从未有过的满足眷恋。少年想起,似乎在很久以前,自己被关在帐子里,每天瞧见阿爹阿娘,牵着阿兄,便是这般,开心笑着。
  
  男人怀中的男子抬起头,目光落在少年身上,似笑非笑。
  
  下一刻,湖面泛起层层涟漪,男子悦耳的声音扬起:“去替我找回来。”少年怔了怔,无助抬眸,不自觉地看向男人。只是,换来的,是冰冷无波的眼神。“把我的镯子找回来。”
  
  冬水寒冷,少年打着寒颤,漫无目的地找着。两人已经欣然步去,少年抬眸,望着那修长的背影,身上的伤似乎隐隐作痛。寻着,便是一天,知道夜里,少年依旧泡在水里,双唇已经毫无血色。一直到,触摸到那坚硬的玉镯。小心地捧在怀里,转过头之际,对上的是男子清丽的面容。
  
  “…找…到了?”
  
  少年懦懦地点了点头,半身浸在水中,小心地将镯子用双手捧高。良久,抬眸,却发现那双如同黑曜石般亮眼的眸子盯着自己。
  
  “把手伸过来。”轻柔至极的声音。少年不禁有些迷离,缓缓将瘦小枯黄的手放在那白皙的手里。就在男子拉起自己之时,又突地放开,少年再度跌入水里。“哈哈──”
  
  “把手伸过来。”
  
  “哈哈哈哈!!”
  
  “来,把手伸过来。”
  
  “呵呵──!真是蠢!”一次又一次,最後,少年依旧在水里。男子笑出了泪。
  
  第二天,少年发了高烧。
  
  无人的角落,少年不晓得自己如何上了岸。卷缩着冰冷的身子,似乎听见男人温柔的声音。
  
  『把头抬起来。』
  
  可,更多的,是加诸在身上的痛。在记忆中,最清楚的只有那背影,离去的背影。最後……是那张绝美清丽的容颜,留着泪水。
  
  阿…阿兄……
  



夭爱 (中)2



  感觉手心传来一股暖意,少年在梦里怔了怔,那阵暖流传入心里,痛彻心扉。淡淡的湿意,滚烫的泪滴落在手上。谁……在哭?不要哭、不要哭……
  
  那夜,那双手一直陪着自己。直到,少年睁开双眼。那是一双兔耳,有着红色双眼的女孩,坐在一旁。见少年醒来,眼里掩不住欣喜,却又故意冷哼了声。“你──发烧了。人类都这麽没用麽?”兔耳女孩撇嘴,讪讪道。
  
  没用?……少年轻轻点了点头。是啊……他很没用的。他不能像阿爹,能打猎,保护族人。他不能像阿兄,能为族人祈福,降下福泽。少年仰首,轻轻笑了笑,却是比哭还难看。我不能像阿兄一样让他开心……
  
  将头埋在膝里,突地,手背传来温度。那是一只无暇的手,女孩稚嫩的手。“你……”女孩微微一笑,露出两颗门牙。那是第一次,有人愿意对着自己真心笑着……“不是没用的。呃──饿不饿,来。”
  
  女孩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裹,对着少年摊开。里头,竟是白馒头,还冒着雾气。“我偷溜下山的,你可要心怀感激!”伸手,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。俯首,轻轻咬了一口。泪珠跟着抖落,一颗一颗,滚落。细瘦的肩膀轻轻颤着,少年擦着泪,却止不住滑落的泪水。
  
     ×          ×          ×
  
  少年有些窘迫地站着,感觉那双狭长的美眸盯着自己。“你病了?”男子冷冷一笑,起身步向少年。抬起少年的下颚,少年不禁抖了抖。手抚着少年粗糙的脸,忽而发狠似的,在少年的脸上,硬生生刮开几道口子。
  
  “你倒舒坦,可知道,那个妖怪是如何折磨我的?”附耳轻声道。“你不在,你不在──”狠狠拽着少年的肩,指甲似乎要掐进肉里。少年咬牙忍着,突地觉得一凉,传来撕裂的声音。身上仅有的薄袍,被无情撕裂。
  
  满是伤痕的身子,落在男子眼里。赤裸地,任人打量。“你──呵呵…哈哈哈!”男子狂笑着,“原来呵──莫怪,你那双眼老是瞧着那妖怪,原来这段日子你们好上了?!”少年一惊,连忙摇头。
  
  不是的…不是的……那个人喜欢阿兄,那个人喜欢阿兄……
  
  男子的手,在少年身上游移。少年倒抽了一口气,伸手推了推,却又被掴了一掌。跌在地上,少年嘴里是腥甜的味道。“有感觉麽?他是不是,也这般摸着你?嗯?”托起少年,将那只余下骨子的身子甩在那殷红的床上。
  
  少年的恐惧,看在眼里。男子缓缓露出噬血的笑容,轻声道:“既然他不在,那麽便服侍我,可好?”欺上少年的身子,拽着那粗糙的黑丝。熟悉的疼痛,少年剧烈颤着。阿兄……
  
  同样粗暴的侵入,肆意进出,耳边伴着男子冰冷的嘲讽:“很爽麽?哼……果真犯贱!”一字一句,敲在少年心里。折磨持续着,一直到男子宣泄了慾望。少年被甩下了床,瘫软在地上。“滚──滚出去!脏!脏!!”男子对着少年吼着,“滚!欠操的婊子!”
  
  “滚──”
  
  “我让你滚!”
  
  许久,少年伏在地上,一动也不动。男子抬眸,目光落在少年身上。起身,像少年步去,一步一步,眼角似是有泪滴滑落。跪坐在少年跟前,双手颤着,将少年拥在怀里。哽咽着,久久、久久……
  
     ×          ×          ×
  
  少年睁开眼,引入眼帘的是女孩通红的双眼。女孩抱着少年,兔耳轻轻垂着。
  
  女孩说,我们一起下山,主上不会知道的。
  
  女孩说,我们走,我们不要在这里了。
  
  女孩说,我会对你好,会对你很好很好,比主上和那个什麽歌多更好。
  
  女孩说,我们在一起,会过的很好。
  
  我们可以,有一个小房子。房前青山绿水、细涓江流,屋後桃花林,连绵迤丽。
  
  少年不说话,只是轻轻地,点了点头。
  
  

夭爱 (中)3


  “小笑,去後院摘两把菜来,对了!还有萝卜──”刚进门,就见到小笑坐着发呆。“喔……好。”小笑看了过来,小声喃了句:“又是萝卜……”
  
  “你再说一次──我听不太清楚。”我的兔耳动了动,帽子掉在地上,小笑眼睛眨了眨,对着我轻轻笑了。我的小笑,笑起来真好看。放下了篮子,小笑替我把帽子捡了起来。“其实,很可爱的。为什麽……要遮?”
  
  我……
  
  “小笑,你蠢了麽?我不遮,难道你等着我被人类炖成红烧兔肉?”我扬了扬兔掌,准备给他来个兔拳。小笑吐舌,也没躲着我。当然,我舍不得打我的小笑。看着小笑走了出去,一拐一拐的,我…心里难受。小笑的腿跟,已经损了。我的妖力很弱,根本治不好,要是,我能有主上一半妖力的话……
  
  “今天吃什麽?”小笑从外头采了菜回来,不禁想要逗一逗他。“萝卜炒青瓜、萝卜菜汤、萝卜饭……还有,萝卜糕。”小笑不笑了,我却笑了起来。我的小笑……
  
  小笑。是我给他取的名,人类的名。
  
  记得长老说过,人类都会有名字。但是我知道,以前的小笑没有,以前的小笑是没有名字的。
  
  “我去洗菜。你累了,要休息。”小笑抱着一堆萝卜,走了进去。小笑……我希望小笑能多笑一些。主上不知道,那个叫歌多的讨厌鬼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,小笑笑起来,有多好看。
  
  第一次见到小笑的时候,是主上把他带了回来。原来以为,那就是主上一直以来心里念着的歌多。那时候的小笑,很小,很瘦。可是,主上好不容易等了十年,在月祭带回来的,居然不是歌多。我知道,主上很生气,我也很生气。人类果然都是狡猾的生物,他们骗了主上。除非等到再一个十年的月祭,不然,主上是不能随便离开宫殿的。
  
  我躲在後头,看着主上把那个带回来的孩子扔在宫後的山牢。那是人类的孩子,我讨厌人类。那个孩子,很安静,姐姐们要我给他送食。大家都讨厌人类,可是为什麽,主上会爱上人类?姐姐们说,不能让那个孩子死了,因为主上是不能杀生的,即使是人类。
  
  我想,那只要饿不死就好了。看着现在的小笑,我就觉得,心好像穿了一个洞。我居然,那麽对小笑,对什麽都不知道的小笑。
  
  那个孩子,在山牢里呆了两年。其间,主上来了几次。我很怕那样的主上,我第一次看到,主上如此愤怒的样子──歌多在哪里?为什麽是你!!如此美好的主上,变得好可怕。都是人类害的,要是人类守信的话,主上还是原来那温柔的主上。
  
  那个孩子来的第三年,我还记得,那天下着雪,天气极冷,但我还是得给那人类送饭。那一天,我看到主上,撕裂了他,贯穿了他,他小声哭着。但是,主上嘴里喊着的是──歌多…歌多……
  
  我躲在外头,不敢出声,却又不能离开,双脚似乎定住了般,怎麽也动不了。过了很久、很久,主上离开了。我悄悄看着里头,他趟在地上,身上尽是瘀青红肿,身下……他还醒着,那是我第一次对上那双眼睛。不是红色的,墨绿的珠子,漂亮却没有一丝光芒。
  
  我告诉我自己,不是主上残忍,都是人类害的!但是,我明白。主上的煞虐之气越来越重,主上会犯杀孽的,为了那个歌多。
  
  每回主上离开,我都会赶过来,想来看看那个孩子。我怕,不知是为了主上,还是为了那个孩子。以人类的年龄来算,那孩子已经是个少年了,可是,他依旧瘦小,和三年前的他一样。看着他吃着剩下的果子,手瘦得似乎只剩下骨子。身上的伤,有些已经溃烂。
  
  终於,我担心的事发生了。
  
  主上收回了雨水,执意离开宫殿,找到了歌多。那个漂亮得不像人类的男子,歌多。主上为了他,双手染上了血腥。主上犯了杀孽,主上会付上代价的。我恨人类。但是我不能伤害主上爱的人,所以──我伤害了他。看着他,眼里蓄积着泪水,咬着下唇。
  
  我後悔了。
  
  我再也不敢去看他。
  
  之後,我知道主上带走了他。我曾经庆幸,以为主上愿意放了他。但是,我错了。我终於明白,我错得多离谱。那个歌多,那个自私恶心的人类,是怎麽折磨他的!他站在池里,那水有多冷!那个歌多,那个疯子般的人类,居然把他扔在那里。但是,我不能到那里去。主上设下了结界,我只能看着,看着他在池子里呆了一夜。
  
  可……不知为什麽,歌多折了回来。我看着那人类,紧张地跳入水里,把孩子抱了起来。我不明白,明明还这麽残忍地对待他……我小心跟在後头,看着歌多把他放在小屋里。然後,歌多哭了,那不是第一次,我看到那漂亮的人类流泪,但是,这一回,他没有咆哮,泪水仅是悄声滑落。
  
  歌多一直照顾着那孩子。但是,主上要回来了,我很开心。那个讨人厌的歌多终於不能待在这里了。歌多走没多久,那孩子就醒了。原来,人类的身子这麽脆弱,我…想保护他……想对他好。
  
  “菜洗好了,很累麽?”小笑走了过来,我抬头。我的小笑,我的小笑……“我可是千年神妖,只是跑一趟人类的城,能累到哪儿去?”小笑想通似的点了点头,好不可爱。这麽好的小笑,为什麽主上不好好珍惜呢…?
  
  那件事之後,我带走了小笑,我背弃了主上。歌多,是该死的人类。他害了主上,我不会让他再害小笑。转眼,已经五年。小笑原来是不太会说话的,现在的小笑,是我的小笑。
  
  “碰──!!”
  
  小笑?
  
  “小笑,怎麽了!”我跑了出去。
  
  我永远不会忘记,那张不似人类的面容。那银白得几乎诡异的发丝,还有那毫无血色的面容。小笑已经倒在他的怀里,不省人事。我的小笑…小笑!
  
  我冲了过去,用足了妖力。只是,我失算了。当那尖锐的五指刺穿我的心脏,他已成魔。
  
  我的生命在流逝,他抱起了小笑,转身走了。不──我的小笑,我的小笑!!小笑……小笑……
  
  『我们可以,有一个小房子。房前青山绿水、细涓江流,屋後桃花林,连绵迤丽。』
  
  小笑……
  
  

夭爱 (下)完

  唇边传来湿意,睁开眼的那一瞬间,四眸相对。银色的发丝垂散,床上虚弱的少年一惊,不知哪来的力气,推开了在身上的男子。“啊啊──”向後挪去,怔怔地看着男子,而後向四周望去,却不见熟悉的身影。少年猛地一跃,便下了床,连跑待爬地奔向门栏。可不知怎地,似乎永远够不到敞开的门。
  
  “没有用的,我布下了结界,就是神仙也解不开。”
  
  耳後,传来男子充满戏谑的语气。被打横抱起,轻柔地置在床上。少年害怕得发颤,哑声问:“她…在哪里?你把她怎麽了?”男子突地一笑,银色的眸子紧锁着少年。“看,我的样子好不好看?”拉过少年的手,靠在白皙得可怕的面颊。“晶肤玉骨,只是头发都白了,可……”
  
  轻轻舔弄着少年的手指,眼神一冷,咬了下去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儿。“和那妖怪一个模样,不过……你可喜欢?”少年觉得一阵晕眩,转眼已经被压在身下,动弹不得。“你喜欢的。我知道,你喜欢那些妖怪。”啃咬着少年的脖子,不容他发出一丝声音。“先是那个可恨的龙妖,再来是那兔精。可是这骨子天生淫荡?”
  
  衣衫尽褪,不久,肿胀的慾望不容抗拒地侵入少年的身子。少年猛地向後仰,发丝却被扣着,只能对着身上的男子。“别再想着那个兔精!现下,只怕早被其他小妖啃得只剩下骨子了。”少年微微一顿,双眸难以置信地看着男子。男子的眼神黯了下来,抬高少年的身子,更加深入。“啊啊……”“嗯…啊哈…只…有这时後…才会想起自己…还是个男人──”在少年体内奋力冲刺着,不知是为了宣泄慾望,亦或是惩罚。
  
  “阿──兄──”
  
  少年咬牙,流着泪水。
  
     ×          ×          ×
  
  “宁楉。”华衣男子轻唤着,可不见少年转过身来。“宁楉、宁楉。”少年依旧静静地靠在床边,对男子的呼唤仿若未闻。“啊……”吃痛地轻呼,身子被男子拽了过来。少年倔强地别过眼,只听男子道:“喔──怎麽?在外头待久了,有了脾气麽?”
  
  猛地一掌,少年摔回床上。“记好了,你的名字是宁楉。”少年红着眼眶,摇首。“我…不叫宁楉……我叫小笑……”突地,又被刮了一掌,少年吃痛地伏在床上,只听男子怒吼道:“别提那可笑的名!你的名只能是我取的!你的一切只能是我给的!”
  
  少年的颊肿得老高,男子愣了愣,俯身。轻轻抚着少年,柔声道:“你别惹我生气,我会对你好。”轻吻着少年,身下已经传来燥热。他明白,自己是如此地渴求身下那瘦小的身子。“说…你叫什麽名?”轻尝少年的唇,少年缓缓道:“小笑……”男子轻轻一笑,猛地一咬,少年的唇已经出了血。“真健忘,说…叫什麽名?”
  
  “小笑……”脸硬生生吃了一记。
  
  “什麽名?”
  
  “小笑……”又是一掌。
  
  “什麽名?”
  
  “小笑……”小笑……小笑……
  
  怀中的少年已经沉沉睡去,男子昂首,神情尽是无限落寞。缓缓扬起笑容,俯身,在少年的唇上,虔诚地落下一吻。
  
  ×××
  
  最高的座上,男子身边,是高贵的女子。众妖祝贺,男子觜角扬着邪魅的笑容。众妖欢喜,为他们的魔君而欢,魔君身边的是同样艳魅的魔後,如此相称。随着少年的步入,人类的气息,让众妖静下。如同丑角般,无助地环顾四周。最後,眼神落在最上位的男子。
  
  男子牵起女子的手,饶富兴味儿地看着少年。
  
  少年一顿,只听男子徐徐道:“不庆贺我麽?”少年仰首,看着男子身边的女子,瞬间明了。低首,垂下的眉睫,让人看不到那眼里淡淡的痛楚。
  
  “阿兄……”我……
  
  “祝贺您。”已经什麽都没有了。
  
  看着男子和女子交握的手,除却身上的痕迹,他已经什麽都没有了。
  
  此时,身後传来阵阵骚动。少年方转身,便见一条银白的巨龙。众妖惊恐,只见那条巨龙四肢是挣断的锁链,银色的眸子恶狠狠地盯着座上处惊不变的男子,但更多的,是说不清的痛。女子惊呼,倒在男子怀中。
  
  那巨龙突地狂啸,少年淡然地看着,闭上双眼。转瞬一刻,男子的剑,已经刺穿巨龙额前的玉石。那银龙咧声嘶吼,但少年听得清楚──歌多。那银龙最後的悲鸣。“为什麽不躲?”少年被拽着,“你想死?呵呵……门都没有!!”
  
  那一天,少年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。再睁开眼时,眼前只余下黑暗。这里,是他熟悉的地方。山後阴冷的牢房,身上的伤已经发炎,小心坐起,抬头。
  
  终究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。
  
  最後,他仍是一个人。
  
  仍是一个人。
  
     ×          ×          ×
  
  花开花落,也不知是多少年。
  
  宫里的小妖都知晓,山後的牢房,关着一个人类。除了C日送饭外,没人敢在那里逗留。那是魔君的命令,没人可以和那人类说上话。魔君从来没有去看过那个人类,也没有谁愿意提起,就像魔君原本是人类。这些都是禁忌。
  
  但是,直到那一天。
  
  那个人类死了。他们第一次看到了那个人类,魔君抱在怀里的那个人类。那个小小的人类,一动也不动的人类。
  
  魔君一直哭、一直哭。
  
  原来,魔君是有泪水的,可,是红色的。
  
  那个人类没有醒来,红色的泪滴在脸上。但是,小妖们知道,那个人类死的时候,是笑着的。
  
  之後,十年、百年、千年……
  
  只要到那山後,魔君就会哭,一直哭、一直哭。
  
  小妖们知道,魔君不要活了。可是,魔君是不灭的。银发渐长,魔君的泪,依旧没有止过。艳红的泪,无声地落下。
  
     ×          ×          ×
  
  男孩向外看去。男孩生的好看,眼角有颗红色的痣。
  
  “笑儿,在看什麽?”妇人盈盈笑着,男孩指着那苍天大树,道:“有个人……银色的头发。”妇人轻轻抱着男孩,望了望,笑道:“笑儿,哪来的人?难道是病糊涂了?”
  
  说着,便走出房。男孩看着那柳树,下了床,向外跑去。银色的发丝,轻轻飘扬,见男孩走近,缓缓消逝。
  
  “笑儿──别在外头玩。”
  
  “哦──”笑着,男孩跑入屋内。
  
  良久,一个身影立在树旁。
  
  看着男孩离去的方向,久久不愿离开。
  
  那个身影哭了,对着远处在妇人怀里微笑的男孩,一直哭、一直哭。
  
  
  ── 完──
离线子焉非鱼
配偶:
发帖
193
金币
189
威望
74
文采
5
魅力
192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13-05-12
短片啊 很感人啊
离线娟子597348
有空就来了
配偶:
发帖
945
金币
17
威望
40
文采
0
魅力
946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2013-06-11
很感人
独立生活很自在,偶尔感到一点小寂寞
离线有猫在
配偶:
发帖
107
金币
104
威望
50
文采
8
魅力
108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2013-07-13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经常损你,是因为我相信我们的关系.
离线1739827674
配偶:
发帖
174
金币
241
威望
34
文采
0
魅力
181
只看该作者 4楼 发表于: 2013-08-23
虐呀
离线风神月
耽美大爱~~
配偶:
发帖
314
金币
222
威望
69
文采
0
魅力
313
只看该作者 5楼 发表于: 2013-09-01
虐啊!!唉~~
耽美的世界,大爱~~~
配偶:
发帖
3072
金币
8688
威望
18
文采
289
魅力
3021
只看该作者 6楼 发表于: 2014-09-13
虐得让人心疼,,为什么要等失去了才后悔,,活着的时候不珍惜,,唯有死亡才能让人铭记
离线萝卜干
配偶:
发帖
305
金币
251
威望
0
文采
16
魅力
359
只看该作者 7楼 发表于: 2014-09-15
看不到,
恋上一种享受,赖上一种精神!
离线夜未殇

配偶:
发帖
229
金币
532
威望
61
文采
7
魅力
223
只看该作者 8楼 发表于: 2014-09-19
不知道,看了一下感觉很伤心,弱者真的受人欺负啊
离线jesuisadd
是谁说情深不寿,我偏要活的天长地久。。
配偶:
发帖
111
金币
1883
威望
50
文采
19
魅力
111
只看该作者 9楼 发表于: 2014-09-26
谢谢楼主分享啦。。比较虐啊。。
其实,路一直都在。。
离线奶妈仔
努力赚积分,看我最爱的言情!!
配偶:
发帖
626
金币
633
威望
10
文采
1
魅力
628
只看该作者 10楼 发表于: 2014-10-25
感动到哭了,
努力赚积分,看我最爱的言情!!
离线相思成灰
配偶:
发帖
28
金币
1767
威望
20
文采
1
魅力
28
只看该作者 11楼 发表于: 03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