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
  • 2737阅读
  • 4回复

[耽美]《寻木》作者:绿野千鹤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EXO
 

配偶:
发帖
6278
金币
66270
威望
98220
文采
7663
魅力
12480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5-07-20
— 本帖被 陆地上的妖 从 【短篇阅读区】会员发帖区 移动到本区(2015-07-24) —

(一)纳贡

  苍梧山的百丈崖上,长着一株寻木藤。此乃一种上古神木,世间罕有,但通常活不过百年。百丈崖上的这一株,却已经千岁有余。
  
  寻木刚刚化形不久,就成了这苍梧山有名的钉子户。
  
  第九次前来百丈崖催缴贡金的黄鼠狼兄弟,站在山洞门前,互相看了看。
  
  瘦小的兄长黄大,紧了紧腰带提气道:“兀那藤妖,今日交月贡,百丈崖一众老小,当交五十两银子。”
  
  壮硕的弟弟黄二,露出满脸凶相,“就,就,就是……快交银,银子!”
  
  寻木面无表情地看了身着黄色皮毛短打的黄鼠狼兄弟一眼,复又低头,将手中的黑子落在棋盘上,“没银子。”
  
  “自打你化形,这百丈崖已经三个月没有纳贡了!”黄大被噎得胸口生疼,百丈崖上天材地宝数不胜数,要说这千年藤妖没钱,鬼才信。
  
  黄二继续摆出讨债应有的表情,“就,就是!别以,以为,你长得好,好看,就,就能不交……哎呦!”一句话没说完,就被兄长照着后脑勺拍了一巴掌。
  
  “我告诉你,这次再不交,就让大王来收拾你!到时候你就吃不了兜着走!”黄大抽出腰间的刀,一把拍在石桌上,不过因为弟弟的话,忍不住多看了那藤妖一眼。
  
  寻木乃是草木所化,穿着一身淡青色广袖长袍,眉目精致,带着草木独有的温润,着实俊美。不过,正如弟弟说的,就算长得好看,也不能抵银子!
  
  石桌上的黑白棋子被震得凌乱,寻木微微蹙眉,抬手,打了个响指,两根褐色的藤条拔地而起,卷起黄鼠狼兄弟,连同桌上的大刀一起远远地扔出去。
  
  兄弟俩被那藤条甩在地上,滚得灰头土脸。
  
  黄大爬起来捡起自己的大刀,呲牙咧嘴道:“你给我等着!”
  
  黄二挪着高大的身体躲在哥哥身后,抬头看看冷着脸负手而立的藤妖,“对,等,等着!”
  
  苍梧山方圆百里,皆归一个名为玄玖的大妖管辖,山头上但凡化形的精怪,都要按时给这位大王上供。
  
  黄鼠狼兄弟走后,寻木捡起散落的棋子,将方才的棋局重新摆好。上古神木化形缓慢,往常的精怪几百年便可化形,他却用了千年。如今有了人形,对许多先前不能做的事都很有兴趣,比如这下棋。
  
  身材矮小的老人参打草丛里钻出来,看了看那两兄弟离开的方向,颇为担忧地摸了摸长胡子,“那玄玖很是厉害,你何必招惹他。”
  
  传闻玄玖乃是一只十分威猛的上古神兽,随便跺跺脚,整个苍梧山都要抖三抖。
  
  “什么神兽?”寻木好奇道。
  
  老人参摇了摇头,别说是他,就是玄玖的那些亲信,也没见过大王的本体,想必是太过威武巨大,不能轻易显于人前吧。
  
  事不过三,百丈崖的月贡已经拖了三个三次了。
  
  果不其然,几日之后,寻木所居的山洞便被一帮山精妖兵围了起来。
  
  这百丈崖所在的山头,阳面为悬崖,阴面为山林。百丈崖虽不高,却十分陡峭,石壁光滑如镜,而山林因常年少见阳光,山岚雾霭缭绕不去。
  
  寻木住的山洞,就在山顶接近百丈崖的地方。山洞门前是一片平整的地,搭着个精巧的木架子,木架之下,乃是一方石桌,桌上放着一盘未曾下完的棋局。
  
  这些个精怪小兵修为尚浅,多数还未化形完全,有头上支楞着毛耳朵的小狼崽,有身后摆着大尾巴的紫貂,还有走两步就会两腿打结的蛇精。黄鼠狼兄弟还算是法力比较高深的,只有手背上留着两片没有化去的皮毛。
  
  妖兵们手持刀枪剑戟,站在洞门前叫嚣不停。
  
  洞门打开了个小缝,白白胖胖的灵芝娃娃探出个脑袋来。
  
  “小孩儿,叫你们头儿出来!”狼精呲着獠牙吓唬他。
  
  灵芝娃娃缩了缩脑袋,正要回去,山洞的门轰然打开,一身青衣的寻木走了出来,扑面而来的强大灵力使得狼崽子连连后退了几步。
  
  “大,大,大王,就就就,就是他!”黄二赶紧躲到后面,指着寻木对一人说道。
  
  “便是你不肯纳贡吗?”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,精怪们立时分成两路,迅速让出一条道,露出了说话之人。
  
  那人身形高大,穿着一身玄色衣裳,腕上扣着一对样式繁复的银护腕,宽肩窄袖,气度非凡,正是这苍梧山的霸主玄玖。
  
  寻木还未说话,玄玖便已瞬间欺身到他面前,单手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  
  瞳孔骤缩,寻木抬手握住玄玖的手腕,细细的青藤由指尖迅速蔓延过去,将那有力的手臂紧紧缠住,使得对方动弹不得,慢慢将自己的脖颈挪开,“大王明鉴,非是我不肯纳贡,乃是这百丈崖实在没有银两。”
  
  玄玖冷笑,一双美目满是寒光,“当本大王是傻子吗?这百丈崖上天材地宝数不胜数,随便拿一个,也足够你交岁贡了。”这般说着,猛然握掌成拳,附着在手臂上的细藤齐齐断裂。
  
  眼前的人法力比他高强,寻木识相地没再出手,而是轻叹一口气,温润的眼中满是惆怅,“草木皆有心,我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子民交出子孙给我换钱?”
  
  玄玖显然从未听过这等说辞,着实愣了愣。
  
  正愣神间,无数的藤条拔地而起,齐齐朝着玄玖攻去,反应过来的山大王一跃而起,足尖点在藤条上连连点了几下,在空中灵巧地翻身,稳稳落地,却已然远离了洞口。
  
  无数的藤条交错从横,将山洞口护得严严实实,上古神木,刀砍不断,火烧不损,一时间精怪小兵们都无法靠近。
  
  玄玖看着那胆敢算计他的藤妖,微微勾唇,“本大王谅你爱护子民之心,且饶你一月。”说完,转身便走。
  
  小兵们面面相觑,冲着寻木呲了呲牙,纷纷跟着离开。
  
  待众人离去,白须白发的老人参这才颤颤巍巍地走出来。“何必如此,五百年份以下的草木又没有灵智,我们自己也常拿去换钱,”这般说着,抬手拔了根白头发下来,那银色的长发顿时化作一根长长的万年参须,“再不济拔根头发卖也行呀。”
  
  一根万年参须价值千金,足够交几年的贡了。
  
  “对,我是有钱,但我凭什么要交给他,”寻木收起藤条,在石凳上随意坐了,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,“有这点银子,莫不如留着给灵犀猫买鱼吃。”
  
  老人参把参须揣到袖子里,摇了摇头,“那小猫只有你开花的时候会来,旁的时候,老头子还真没见过。”
  
  寻木藤之所以活不过百年,就是因为此藤百年一开花,花开之时,香飘百里,会引来一种名为鬼头的恶虫。此虫不仅啃食花叶,还会侵蚀藤的根本,世间的寻木藤大抵毁于此。鬼头虫身带剧毒,百鸟皆不食,只有一种名为灵犀猫的上古神兽,可以自身灵火烧死这种恶虫。
  
  而灵犀猫是比寻木藤还要稀少的东西,仙灵界曾以为这种神兽已经绝迹,却没料想苍梧山上竟有这么一只。自打寻木第一次开花,那小猫便每百年来守他三日,替他烧死那些恶心的虫子,待藤花开遍,就把花摘走,蹦跳着消失在山林间。
  
  “它就在这山上,总能遇见的,咳咳……”寻木说着,突然蹙眉咳嗽了两声。
  
  老人参对他时不时的咳嗽习以为常,闻言只是点了点头,“回头让蒲公英他们再去打听打听。”
  
  玄玖说话算话,果真一个月都没再有人来找麻烦,寻木也乐得清净。
  
  黑白玉石打磨的棋子,在石头画刻的棋盘上错落摆放,草木不喜思索,老人参教会了寻木便时常躲的没影,其他的草木都不肯学,寻木找不到陪他下棋的人,只能自己跟自己对弈。
  
  石桌周遭的木架上爬满了青藤,青衣广袖的俊美男子单手支颌,捻着一枚棋子,眉头微拢,青藤顶端的嫩芽随着寻木蹙眉,也跟着打了个结。
  
  两只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枚黑子,“啪”地一声落在棋盘上。
  
  “对,就是这里!”寻木眼前一亮,笑着抬头,待看清了来人,顿时愣了愣。
  
  眉目俊朗,器宇轩昂,正是玄玖!
  
  
(二)灵犀

  “怎么,才几日不见就不认得了?”玄玖俯身看他。
  
  青藤芽拆开结,向后缩了缩。
  
  寻木干笑了两声,“怎么会呢,大王到此,荣幸之至。”
  
  玄玖勾了勾唇,一撩衣摆坐下来,抓了一把黑子在手,“继续。”
  
  难得有人陪着下棋,且不管这人突然来这里做什么,下了再说。寻木捻起一粒白子,果断地落下。
  
  玄玖的棋艺可不是寻木这种半吊子初学者,几招下来就把他杀得片甲不留。
  
  然而,初学棋的人往往是越挫越勇,尽管输得很惨,寻木依旧下得兴致勃勃,头顶的青藤芽跟着一晃一晃的,显示着他的好心情。
  
  “你怎的还邀他改日再来?”老人参很是担心,料想是难得有人陪他下棋,寻木一时忘了这人还是他的债主。
  
  “怕什么,”寻木笑了笑,“等他与我相熟,就更不好意思管我要月贡了。”
  
  敢情还是为了银子。老人参不知道说什么好,叹了口气,摇头晃脑的走了。
  
  山中日子寂寞,寻木离不得这片山崖,平日里除却下棋喝茶也没什么可打发时间的。玄玖似乎也并不忙,便隔三差五的过来与他下棋。
  
  一来二去,两人倒是越来越熟。
  
  “大王在这山上时日颇多,可见过一只通体漆黑足尖踏雪的小猫?”寻木沏了杯茶递给玄玖。
  
  玄玖端起那晶莹剔透的玉盏,闻言顿了顿,却没抬头,只看着那色泽清亮的茶水,“见倒是见过,单不知是不是你说的这个。”
  
  寻木眼前一亮,蒲公英散了不少的种子出去打听,还是没有任何关于那只小猫的消息,苍梧山都在玄玖的掌控中,这山上有什么他必然比谁都清楚,“不知你可听说过灵犀猫?”
  
  玄玖微微蹙眉,抬头看他,“你寻那猫作甚?”
  
  “我,咳咳……”寻木见他这般说,想必所见的就是那灵犀猫,不由得有些激动,禁不住咳了两下。
  
  玄玖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了。
  
  寻木却没注意,与他简略地说了与那小猫的渊源,“它守了我千年,我合该回报它一二。”
  
  “不必。”玄玖喝了口茶,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  
  “你又不是那猫,怎能替它做主?”寻木瞪了他一眼。
  
  玄玖一愣,无言以对。
  
  找了许久,连根猫毛都没找见,寻木很是想念那小猫,一时有些挫败。
  
  玄玖来的时候,就见他闷闷不乐地趴在石桌上,头顶的青藤也无精打采地垂在木架上,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,不由得有些好笑,“一只猫就这般重要?”
  
  跟着过来跑腿的黄大附和道:“不就是上古神兽吗?我们大王也是上古神兽,可比那小猫威猛多了!”
  
  黄二跟着在后面比划,仿佛他们大王的原型大得可以捅破天。
  
  “闭嘴!”玄玖踹了黄大一脚。
  
  “我离不得这百丈崖,你能不能帮我找找。”寻木抬起头,看着玄玖。他眼睛很是好看,有着草木独有的澄澈,不掺一丝杂念。
  
  草木与鸟兽不同,受着本体的约束,扎根在某个地方,就不能随意离开。虽说有些修为高深的可以拔根而起,但寻木作为一株百丈长的藤,他的根早就牢牢地扎入石壁,与这百丈崖融为一体,成仙之前怕是都走不出这一座峰头。
  
  黄鼠狼兄弟俩挤在一起嘀咕,这藤妖虽然法力高,却是个不自由的,还不如他们,化作黄鼠狼就能漫山遍野的乱窜。可怜,可怜呐。
  
  玄玖自然能听到两个属下的闲言碎语,看了看期许地看着他的寻木,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,拂袖而去。
  
  寻木撇了撇嘴,不帮他便算了,等来年花期到的时候,小猫自然会出现的。
  
  熟料,第二天,一只通体玄色四爪雪白的小猫,就蹲在了寻木的洞口。
  
  大早上起来开门的灵芝娃娃吓了一跳,赶紧进去叫醒了寻木。
  
  “是你!”寻木惊喜异常,一把将地上的小毛球抱了起来。
  
  灵犀猫守了他千年,年纪自然不会比他小,但看着还是个小猫崽的样子,脑袋圆圆的,长着一身漆黑油亮的细绒毛,一双耳朵比寻常的猫要大些,耳朵尖立着两撮毛毛,看着像猞猁的耳朵。
  
  通天彻地,九转灵犀。说的,便是灵犀猫的这双大耳朵。是不是真的通天彻底,寻木也不清楚,他只是觉得这耳朵实在可爱得紧,抱着小毛球就忍不住伸手去捏它耳朵。
  
  “喵呜!”灵犀猫顿时不乐意了,甩着脑袋给了他一爪子。
  
  千年木藤,结实无比,这一爪子挠在那骨节分明的手背上,连道白印都没留下。寻木毫不在意,抱着小猫进了洞中。
  
  灵犀猫跳到寻木肩膀上,打量着他的洞府。
  
  化形的精怪住在山洞里,多半是为了遮风挡雨,这个洞穴却是不同。洞顶是露天的,阳光从那圆圆的天窗里倾泻而下,将整个山洞照的亮堂堂。
  
  地面乃是土地,长满了绿草,乍一看上去好似是铺了一层绒毯。
  
  寻木打了个响指,几根藤窜出来,立时织成了卧榻,抱着小猫坐上去,“猫兄,你怎知我化形了?”
  
  灵犀猫瞥了他一眼,并不答话,自顾自地舔着爪子。
  
  不能说话?寻木不解地蹙眉,把小猫举起来瞧。草木比鸟兽化形要难,通常要千年以上,而鸟兽只要有些修为便可化为人形,这毛球少说也有上千岁,缘何还未化形?
  
  对于寻木这番动作很是不满,小猫转头就要咬他。
  
  “莫生气。”兴许上古神兽化形慢,寻木找了个理由便不再多想,只美滋滋地把脸贴到那暖呼呼的毛毛上蹭。他对这个动作,已经渴望了千年,天知道他每每看到小毛球在山崖上蹦跳却不能抱过来亲近有多煎熬。
  
  山崖孤寂,寻木一棵藤独自挂了千年,唯有这只小猫每百年来陪他三天。对他而言,灵犀猫早已不仅仅是他的救命恩人,更是他唯一的朋友。
  
  “风滚,到山下的镇上卖些好吃的去。”寻木也不管小猫又照着他的脸挠了几爪子,兀自兴奋不已地开了一个箱子。
  
  灵犀猫这才注意到,那石墙根放了一排的大箱子,寻木随意开了一个,里面金灿灿的有些晃眼,蹦跳着凑过去,扒着箱子仔细一看,却是满箱的金银珠宝。
  
  长着胡子的毛嘴巴,几不可见地抽了抽。
  
  寻木没注意小猫的神情,拿了块银子递给风滚草化成的姑娘,叫她去山下卖一份糖醋鱼来。
  
  风滚草应声去了,老人参把前两日拔的参须塞给她,叫她顺道给卖了。
  
  寻木抱着小猫在草地上打滚,在指尖饶了青藤逗他。
  
  细细的青藤从指尖冒出来,带着两叉嫩芽,伸到灵犀猫面前,黑色的小猫只是拿冷眼瞧着他,并不理会。晃了晃指尖,长长的细藤便上下跳动起来。
  
  “啪!”小猫抬爪,一把按住那小小的嫩芽。细藤立时从爪缝里抽离,再次招摇地舞动起来,灵犀猫立时扑了上去。
  
  先前寻木未化形,几根藤条却能动弹,这便是他俩多年来百玩不厌的游戏
  
  不多时风滚草回来,不仅带来了糖醋鱼,还有一堆的炸小虾、炸小鱼,香气四溢。
  
  寻木献宝似的把这些好吃的递到小猫面前。
  
  灵犀猫的毛嘴巴再次抽了抽,以他就快成仙的身体,是不需要吃东西的,这傻藤竟然让人给他准备吃食。这般想着,张口咬了一块鱼肉,唔,味道不错。
  
  吃饱喝足,小猫崽便趴在藤床上呼呼大睡,一觉醒来,发现那藤妖就睡在他身边,修长的身体蜷曲着把它搂在怀里,顿时僵硬了。高贵的神兽从来不与他人同寝!
  
  挣扎着从藤妖的怀里窜出来,灵犀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睡着的寻木安安静静,毫无声息,仿佛那依旧是一根藤。慢慢凑过去,轻轻嗅了嗅他的鬓角,淡淡的草木香,虽没有百年花开时那般诱人,却也是灵犀猫喜欢的味道。
  
  罢了,睡树上也是睡,睡藤上也是睡,没甚区别。这般想着,黑色的毛球便跳上了寻木的胸口,用白色的爪子在上面踩了踩,寻了个舒服的位置,再次窝了下来。
  
  灵犀猫并不与寻木常住,只隔几日过来与他玩耍。寻木只道猫也有事要做,并不强留。玄玖偶尔还会来找他下棋,只是没有一次能与灵犀猫碰面,使得想要炫耀一番的寻木总是不能得逞。
  
  
(三)花期

  眼看着一个月的期限已过,玄玖却没再提起纳贡的事,寻木只当他忘了,也乐得装胡涂。
  
  “求仙问道,要那凡俗的金银作甚。”寻木抱着小猫,跟他说玄玖的事。
  
  灵犀猫看了看墙角的箱子,低头舔爪子。
  
  “那玄玖长得那般高大,也不知他本体是个什么模样?”寻木凑过去跟小猫对鼻子,却突然咳嗽起来。
  
  “喵?”小猫歪了歪脑袋,疑惑地看着他。
  
  “老毛病了,不妨事。”寻木咳了一阵便止住了,见灵犀猫还是一副关切的模样,便跟它解释了两句。
  
  这暗疾乃是早年被鬼头虫伤的,虽有灵犀猫帮他,可藤身长百丈,小猫动作再快,也不可能立时就把所有的虫都烧死,免不得还是伤到了。鬼头虫噬咬可伤及根本,纵然是寻木化形,这种旧伤也难以治愈。
  
  “喵!”灵犀猫听完,很是生气,使劲挠着藤床。
  
  “真的治不好吗?”在一旁听得眼泪汪汪的灵芝娃娃走过来,仰着脑袋看他,奶声奶气地问。
  
  “倒也不是。”寻木揉了揉灵芝娃娃的脑袋,又给生气的小猫顺毛。他需要一种天泉水来养身,天泉乃是可以浇筑玄铁的神泉,饮用此水,可以使他的藤蔓变得坚韧,不仅可以慢慢治好他的暗疾,还能助他脱离山石。
  
  不过,他们这峰头的都是草木精怪,走不得太远,自然没有人能帮他取来天泉水,更何况寻木也不知道天泉在什么地方。
  
  洞中坐着的草木皆摇头叹息,寻木怀里的黑色小猫,却慢慢转了转耳朵。
  
  玄玖坐在苍梧山最高的梧桐树上,招了山鹰来问话,“你可听说过天泉?”
  
  山鹰飞得高看得远,知道很多消息,“天泉在万里之外的雪山上,腾云驾雾也要三个月才能回来。”
  
  三个月……
  
  玄玖闭目,掐指算了算。开春乃是寻木藤的百年花期,如今正值隆冬,三个月满打满算恰好赶上他开花。
  
  “我要出门一趟。”玄玖去跟寻木辞别。
  
  “大王出门,不必与我知会。”寻木稀奇地看着他,这人要去哪里何必与他说,难道他还能管住这山头的大王不许他走不成?
  
  玄玖微微蹙眉,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瞪了那傻藤一眼,拂袖而去。
  
  “这人……”寻木好笑地摇了摇头,说翻脸就翻脸,一点也不稳重。
  
  冰雪消融,万物复苏。
  
  苍梧山熬过了严冬,再次变得生机勃勃。无论草木还是鸟兽,都喜欢暖和的日子。
  
  寻木坐在洞门前,跟老人参有一搭没一搭地下棋,阳光有些晃眼,照得那玉石棋子闪闪发光。
  
  “玄玖有些日子没来了。”老人参看他无精打采的样子,估计是嫌弃自己棋艺不好。
  
  “出远门了。”寻木打了个哈欠,这几日总是困乏,灵犀猫也不来跟他一起晒太阳,自己呆在那阴凉的洞里又不想睡。
  
  老人参抬头看了看木架上的青藤,叶间隐约藏着几个小花苞,不由得微微蹙眉,“近几日最好让灵犀猫别离开你。”
  
  寻木坐直身子,看了看远处的群山,往年这个时候,对面山头的桃花定然还未开,如今,却似一片粉罗轻烟,接连成片。
  
  今年,竟是个千年不遇的暖春。
  
  灵犀猫已有许久未曾出现,草木们遍寻不到,都有些着急。
  
  “怎么办?”灵芝娃娃看着木架上露出了白色尖尖的花苞急得掉眼泪,若是灵犀猫不能及时赶到,纵然是修行千年的寻木也必死无疑。
  
  “莫怕。”摸了摸灵芝那光溜溜的小脑袋,寻木倒不怎么担心。他已然化形,日月精华皆敛于内,纵然开花,也不会再香飘百里,运气好的话,说不得鬼头虫就不会再来找他了。纵然来了,可以使用法力的他也应是不怕了。
  
  与灵犀猫玩耍了这么久,寻木却还是不知道去哪里找它,只盼着它还如往年一样,莫误了花期。
  
  春暖花开,毒虫如期而至,灵犀猫却没有出现。
  
  “唔……”这一日,寻木毫无征兆地倒在了山洞里。
  
  鬼头钻身入体,贪恋地汲取神木的精华,一点一点地游移,直至钻入心口,噬咬寻木藤的根本,将之彻底毁坏。
  
  撕裂般的剧痛传遍全身,寻木趴在地上,痛得说不出话来,只隔一会儿发出一声痛极的低吟。
  
  百丈崖的草木们慌了神,纷纷跑出去找那灵犀猫。
  
  通体玄黑,足尖踏雪,苍梧山方圆百里,那一只小小的猫要去哪里寻?
  
  风滚草跑得最快,不知不觉就跑到了别的山头。
  
  “站住,干嘛的?”一把大刀突然横在面前,面目凶恶的紫貂冲她呲牙。
  
  满头大汗的风滚草愣了一下,“这是哪里?”眼前的山头十分高大,怪石嶙峋,苍松翠柏,远远的能看见山壁上巨大的石门,上书“洞天福地”四个大字。
  
  “嘿,不知道是哪里就敢乱闯!”紫貂不屑地瞥了她一眼,“这是大王的寝宫!识相的就赶紧……哎哎!”话还没说完,那小女子就不管不顾地冲了进去。
  
  “站住!”紫貂在后面追,撞上了正提着鸡的黄鼠狼。
  
  “不,不长眼啊!”黄二被撞得一个趔趄,差点把刚烤好的烧鸡丢了。
  
  “有人闯入!”紫貂一边跑一边大喊。
  
  “抓住她!”风滚草跑得很快,那些个妖兵在后面紧追不舍。
  
  洞府之中。
  
  “小的问了方圆百里的药铺,都没有火人参。”黄大满脸愁苦地进来回话,这火人参乃是一种难得的天材地宝,精怪们抢夺还来不及,哪里会卖到凡间的药材铺子去。
  
  应当已经去了雪山的玄玖,此刻正坐在宝座上,微微蹙眉。
  
  原本已然出发了,半路上探路的山鹰折回来告诉他,雪山上万年酷寒,纵使他法力高深也难以抵挡,须得嚼一味火人参方能靠近天泉。
  
  无奈只得折返回来,命人去寻火人参,其实苍穹山上就有,只不过长在百丈崖上,而百丈崖上的草木却拒不纳贡。
  
  正说着,外面突然一阵骚乱,玄玖跳起来,出门去看。
  
  但见一个身着青黄衣裙的女子带着一溜尘烟,猛地扑到他脚边,“大王,我们寻木不行了,求您帮着找找灵犀猫吧?”
  
  “你说什么?”玄玖一把将风滚草提起来,“什么不行了?”
  
  “花期提前来了,寻木,寻木……”
  
  话没说话,玄玖已然化作一道流光,直直地往百丈崖而去。
  
  洞门大开着,灵芝娃娃坐在门前嚎啕大哭,木架上的青藤已然枯萎,黄叶落了满地。
  
  “啊……”寻木已经疼得神志不清,双手紧紧抠着地面,如玉的指尖已经抠出血而不自知。
  
  “寻木!”玄玖一把将地上的人抱起来。
  
  一张俊颜已经完全失了血色,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地滚落。
  
  再顾不得许多,玄玖单手掐住他的下巴,俯身将双唇贴了上去,晶莹的流光由双唇相接处没入寻木的身体,不多时,黑色的光点自心口处上移,迅速被吸了出来。
  
  玄玖迅速抓住那一道黑光,将之困在掌心。
  
  “呀——”黑色的光点发出尖锐的呼啸,仔细看去,那虫子竟长着一张扭曲的人脸,甚是可怖。
  
  握掌为拳,泛着金光的烈焰迅速在掌心燃起,鬼头虫发出愈加凄厉的叫声,不多时便烧成了灰烬。
  
  低头看去,寻木正睁着一双温润的眼睛,怔怔地看着他。
  
  玄玖僵硬了一下,旋即冷哼一声,“对,没错,本大王就是那只猫,纵使身形未长开,也还是威武的神兽!”
  
  寻木轻轻地笑了笑,骤然阖上了眼睛。
  
  灵犀猫的全名,九玄灵犀。九玄,玄玖,真是个好名字
  
  天泉煮茶,甘甜清香,沁人心脾。
  
  寻木端着玉盏,小口小口地将天泉水饮下。
  
  “天泉太寒,一日只可饮一杯。”玄玖收起腰间的葫芦,不肯给他多喝。
  
  黄鼠狼兄弟蹲在不远处的石头后面,看了看那悠然下棋的两人。
  
  “你说这干喝水能治病?”黄大很是不解。
  
  灵芝娃娃跟他们蹲在一起,好奇地看着黄二手上的毛毛。
  
  “就,就是!”黄二伸手戳了一下灵芝娃娃的胳膊,怎么不喝,灵芝、人参?
  
  黄大歪着头看了片刻,恍然大悟,“他是个藤,喝参汤估计就跟咱喝鸡汤一样,没什么用。”
  
  “哦,”黄二点了点头,把灵芝娃娃举到头顶。
  
  黄大旋即又想起来一件事,“你说,这藤妖明明打不过大王,为什么还不纳贡?”
  
  提起这个黄二就更不懂了,顶着灵芝娃娃从石头后面冒出头瞧了瞧,“我知道了!”
  
  “嗯?”黄大抬头,弟弟怎么突然不结巴了。
  
  “因为大王想娶他当夫人了!”黄二兴高采烈地说。
  
  黄大瞧了瞧弟弟,觉得他还是结巴着比较好。
  
  寻木踢了踢玄玖,朝大石头那边抬抬下巴,“那两个胡说八道的,你也不管管。”那么大的毛耳朵,就不信他没听到。
  
  正捻着一枚棋子的玄玖抬头,看了看他,笑而不语。
  
  作者有话要说:  嘎嘎嘎嘎,开坑当天就完结的感觉好爽~
离线178951
配偶:
发帖
412
金币
2354
威望
30
文采
1
魅力
416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15-07-21
好看,好好看~~~
离线178951
配偶:
发帖
412
金币
2354
威望
30
文采
1
魅力
416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2015-07-21
好看,好好看~~~
离线依米落云
把心锁起来的时候,却希望有人将它打开;伪装坚强的时候,却又希望有人看穿自己的软弱。人类真是 ..

配偶:
发帖
632
金币
3274
威望
10
文采
15
魅力
628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2015-12-08
好温馨,超暖啊~
离线安静暗夜

配偶:
发帖
1022
金币
4910
威望
54
文采
118
魅力
1073
只看该作者 4楼 发表于: 2016-04-01
心有木兮,我心悦之。没有平白无故的照顾,没有平白无故的挂念,都是因为 愛!

配偶:
发帖
3893
金币
17657
威望
790
文采
34
魅力
3856
只看该作者 5楼 发表于: 01-12
好好看啊啊啊!!!没看够怎么办
ヤ有點尐脾氣.有點拽←┈.Wǒ ﹎.o叼蠻任性.撒嬌.賭氣是我dě個性o
ˇo. ┈゛.不噯ωゝ就┏┅◇↓·給wǒ滚`